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

航空科普

您的位置:   首页 > 航空地域 > 航空科普

伊尔-14

更新日期:2019/9/25来源:上海航宇科普中心

1956年,我国空军从苏联引进49架伊尔-14,主要执行专机和空运任务,4208号就是其中之一。

1957年,为适应专机任务的需要,承担专机飞行任务的独三团报请空军批准,将4208号飞机飞往上海龙华机场飞机修理厂,改装成专机格局。飞机完成改装后,先后于19571021日、128日两次执行毛泽东主席的专机任务。

4208号飞机一样,以执行中央领导重要专机任务为主的伊尔-14型飞机还有4202号。4202号是按照专机规格向苏联订购的,飞机的重要部件如机身、机翼大梁、起落架均做了加强。客舱的前半舱,右侧设有一张软床及一桌一椅;左侧设有两把相对的椅子,中间为一桌,桌上摆放着插有假花的花瓶。与4202号不同, 4208号飞机的客舱由上海龙华飞机修理厂改装。客舱内,床的位置设在左侧,两把椅子及桌子放置在右侧,桌上的花瓶不见了,代以一只火炬状台灯。为了适应毛泽东睡硬床的习惯,独三团依照床的大小准备了一张木板,在主席乘机时将木板放置到床上,软床就变成硬床了。独三团当年的专机机械师回忆,虽然是国内改装的,4208的座舱看起来要比4202还要好。

1958年第4期的《中国青年》杂志上,刊登了一幅名为《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》的照片,摄影师署名为侯波。当时,“毛主席大衣也没有脱,正聚精会神地在看文件,手中一支烟已燃了很长一段,好久都没有抽一口了。”侯波认为这是“拍摄毛主席办公照片的最好机会”,于是按下了快门。果不其然,照片发表后,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,发行量很大。

现在,学界一般认为这张著名的照片拍摄于4202号飞机上,关键证据是时任毛泽东主席英文秘书林克的追忆。林克说:毛泽东主席当时不是在工作,而是在学习英文,照片拍摄于1957319日,这些都记录在他当时的日记里。有学者翻阅了4202号的飞机履历本,该机当天的确在执行毛主席的专机任务,由此得出照片拍摄于4202号上的结论。

然而,在调查4208号专机的历史时,另外一个说法也浮现出来。原独三团的多位空勤人员都表示,照片拍摄于4208号上,而非4202号上。几位当事人同时记错的可能性不大,那么照片究竟是拍摄于哪架飞机上呢?

如果知道照片的拍摄时间,我们就可以对照两架飞机的飞行派遣单,时间相一致的那架飞机就是答案,问题迎刃而解。今天,判断一张照片拍摄时间的方法非常简单。现在使用的数码相机,只要设置了正确的时间,就可以通过Exif信息找到拍摄时间。然而上世纪50年代,数码技术还没有产生,摄影师们都使用胶片进行拍摄,然后经过一系列的暗房操作,最终得到照片。这样,光是冲洗照片就要花费不少的时间,此外还得考虑整卷胶卷是否全部拍完、在哪里冲洗胶卷等问题。因此,照片的确切拍摄时间,往往只有摄影师知道。这张照片的摄影师是侯波,她的记忆非常重要。

关于这张照片,侯波曾有两次回忆。1996年,侯波回忆说照片拍摄于1957年春天。然而在2009年,侯波又回忆说照片拍摄于195711月,拍摄于伊尔库茨克。两次回忆的时间不一致,在没有旁证的情况下,用谁否定谁都是不得当的。但我们通过她的回忆,能够推测出侯波当时对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没有明确的记录。郭沫若曾为此幅照片题诗,落款时间为1958125日。据此可知,照片应拍摄于此日期之前。

照片拍摄的具体日期无法得知,那么林克的日记能给我提供什么线索呢?林克日记中记载的日期与4202号的飞行记录相一致,证实了319日毛主席确曾乘坐过4202号。由于林克的日记没有对外发表,其中是否记载了侯波为主席拍摄照片一事我们不得而知。但即便有记录,也无法判定当日拍摄的照片中就包括《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》。

如前文所述,《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》照片冲洗出来前,拍摄的效果甚至连摄影师侯波都不知道,更何况林克呢。林克只是毛主席的英文秘书,而非生活秘书,照片冲洗出来后,他也很难有机会在第一时间看到。在正常情况下,林克看到照片的时间应晚于写日记的时间,只是不清楚时间间隔有多久。仅凭已披露的信息,林克的日记不能成为这幅照片的拍摄时间证据。

林克首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时间我们无从得知,但他关于照片拍摄情景的回忆,最早可追溯到1993年。2004617日的《人民政协报》上,刊发了一篇名为《郭沫若题错了一首诗》的短文,作者刘保富披露说,根据林克的日记,毛主席不是在工作,而是在学习英文。2009年,林克在接受采访时,手持照片讲:“这里你看,有两个茶杯,有一个是他的,一个是我的。有两份英文稿子,一份是他读的,一份是我看的。”林克认为,《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》的照片中,毛主席正在看的是《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》的英译稿。此说虽然听起来言之凿凿,然而林克却没有出示相关证据,从照片本身,根本判断不出来主席在看什么材料。毛主席在学习英文一说的前提是,林克知道照片的拍摄时间,并能与自己的日记对应上。但是从现有的材料来看,林克的日记,可能记录为:1957319日,主席在乘坐飞机途中在看《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》,并且拍了照。但这并不能证明所拍的照片就是《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》。

照片拍摄时间与毛主席所看材料的内容都不明确,怎么判断照片的拍摄地点呢?幸运的是,我们可以通过客舱的不同,直接进行判断。

毛泽东主席曾经乘坐过的4202号飞机,现今保存在位于小汤山的中国航空博物馆。飞机内部客舱陈设一直没有变动过,这一点对比该飞机当年留下的照片即可知道。通过位置比对,侯波拍摄照片时,毛主席面向机尾,坐在飞机右前方的座位上。而4202号客舱的右前方,却没有桌椅。飞机客舱陈设与照片不符,除非翻转照片,才能获得在4202号飞机上的位置——即毛主席坐在飞机左前方;但如果照片翻转过,那么拍摄照片时毛主席在用左手握笔、右手拿烟,这与实际不符。也就是说,4202号上没有拍摄此幅照片的位置。

是否由此一点,就证明照片不是拍摄在4202号上呢?对比毛主席另外一张拍摄于4202号飞机上的照片,会有更多的发现。照片中,4202号的桌子上摆着两束花,飞机的窗帘杆中间是断开的,主席坐在机舱左前侧面向机尾的座位上。照片中的陈设与现在的4202号完全一致。对比前后两张主席在飞机上的照片,机舱陈设却有诸多不同,很容易判断出不是拍摄在同一飞机上。由此,可以断定,《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》的照片的拍摄地点绝不可能在4202号飞机上。照片不是既然在4202号上拍摄的,那么就应当拍摄于4208号飞机上。

遗憾的是,4208号的专机格局已经不复存在,难以通过位置对比进行确认。1986年,刚刚成立的中原航空公司接收了7架伊尔-14型飞机,4208号就在其中。123日,4208号参加了该公司的首飞仪式。仪式结束后, 4208号的客舱内部就进行了改装,拆除了专机格局,改为普通航班样式。幸运的是,独三团老空勤人员对飞机客舱陈设仍然记忆犹新。

为保证飞行安全,承担专机任务飞机的机务维护人员相对固定。吴鉴清时为4202号飞机固定的随机机械长,长期负责4202号维护工作。另一位老人刘万敏,在19574208号飞到上海改装时曾随机前往,此后成为4208号飞机固定的随机机械师。两位老人长期在专机上服务,对4202号和4208号的客舱非常熟悉,一看到《毛主席在飞机中工作》的照片,立即判断出照片拍摄于4208号上。判断的依据是:只有4208号上才有火炬灯。除此之外,4208号的窗帘杆是连在一起的,与4202号不同,另外就是两机客舱布局的差异。而曾经执行过毛主席专机任务的飞行员蔡演威也明确表示,火炬台灯只有4208号有。照片中的火炬灯是搭乘4208号最直接的证据。

 

 

 

 

原稿载于《航空世界》,2014年第11